您现在的位置:首页 > 常山文学 > 综合

综合

妈妈,您在天堂还好吗?

文章来源:[!--befrom--]作者:让思绪飞翔发布时间:2016-12-25 18:48:13字体:
20161112 妈妈走了,到很远的地方去了。我一直觉得妈妈还会回来的,妈妈的生命力很顽强,从98岁那年摔倒到现在已经几次中风、抽搐,多少次病危都挺过来了,直到妈妈的骨灰出来的那一刻,我才相信妈妈真的走了,我真的没有妈妈了。但当我一个人独处时,妈妈的音容笑貌总是历历在目。这三年来,我们兄弟姐妹轮流照顾妈妈,几乎每天24小时妈妈身边都有儿女陪着,我们为她泡脚按摩,为她挠痒痒,为她洗脸梳头,和她聊天,听她唠叨,那都是一种别样的幸福。都说久病床前无孝子,但我是觉得陪伴的时间越久越心痛,我们慢慢的陪着妈妈一步步变老,看着从年轻一步步变老、并一步步走向衰竭的妈妈,真的特别的心痛。值得安慰的是妈妈静静的走了,走的很安详,很平静。   2016129 妈妈,您离开我们已经一个月了,您好吗?见到爸爸了吗? 妈妈,您走后我们一下子就觉得心里空落落的,多年养成的吃完晚饭回家看您、和哥哥姐姐们相聚的习惯再也无法延续了,晚上我们没有了去向,无所适从。尽管后期的您是那样的瘦弱,但您仍然是我们的主心骨,有您在,和哥哥姐姐相聚是一种常态。 妈妈,您的弥留之际及走后,我都没办法放声痛哭,因为姐姐说:如果我们哭了,您会乱了方寸,会走错路,到不了天堂。我也怕您到那边受苦,所以强压住自己,不让自己哭出声来,但我心里的这种悲情久久未能释放,多想找一无人之处,来一次酣畅淋漓的痛哭。这一个月来,没有一天不想您,想前期您陪我长大成人的点点滴滴,想后期我陪您慢慢变老的琐琐碎碎,60年的往事就像放电影一样在我眼前一幕幕掠过。 我是您最小的孩子,所以您和父亲都比较宠我,哥哥姐姐也都由着我,所以养成了任性、霸道的性格。记得小时候,我们一家大小的吃喝拉撒都要您打点,早晨为我们穿衣梳头,完了洗衣做饭,从不见您有空闲时间,晚上缝缝补补到深夜,那个时候的生活条件没法和现在比,家家衣服都会有补丁,我们家孩子多更不用说了,但您总能让我们穿的整整齐齐,穿在外面您总是挑差不多颜色的布和线缝补,不仔细看还看不见补丁,而内衣补丁叠补丁却几乎找不出衣服的本色。而我却任性的要等您一起陪我睡,而您总是哄着我想办法让我睡着。那个时候家家都是那种老式的马桶,而我每次想撒尿总是要您先在马桶上坐一坐,不管您在烧饭还是洗衣。记得有一次四哥惹我生气,我哭了,您就气的不吃饭,弄得大家又是劝你又是哄我,我就是这样在您和爸爸及哥哥姐姐们的宠爱下成长。 18岁那年高中毕业了,那时还在继续着上山下乡的运动,而您们不让我下放,觉得那不是我可以呆的地方,说宁愿一辈子养着我。一直到23岁下放运动结束我才有机会参加工作,记得那时我分配到芳村轴承厂,厂车在县政府招待所接我们,早上您、三哥挑着行李、二姐拿着旅行袋一起送我去乘车,三哥和我开玩笑说:你看老妈子、丫鬟、长工一起陪着你。二姐一直把我送到厂里,铺好床,还帮我梳了头才回去。我长那么大几乎没做过家务、洗过衣服,您说:你周末回来把衣服等带回来洗吧。刚进厂时我在磨床车间三班倒,上完夜班回家老爸会问我想吃什么?我如果说吃油条,老爸就马上会出去买,但那时物质很匮乏,往往兜遍整个县城也不一定能买着,有时老爸只得买一个油饼回来,如果我和您说我昨晚做梦吃葱饼,您就会立马出去给我买。记得又一次水开了,我说妈水开了,灌入热水瓶是吗?你却说我来,你不要烫着。那天正好小云也在我们家玩,她说她听了差点晕倒,24岁了这点事都不让我做。我很任性,但您总是和大家说:我们家晓晓虽然任性,但都是有道理的。后来我结婚了,有了女儿璐璐,在家里吃饭您总是喜欢把璐璐喜欢的菜放在她的碗边,我说不能这样,会惯坏的,而您却说:你小时候我不是也这样宠着你的吗?你都没让我惯坏。 妈妈,您的一生总是不想麻烦我们,处处在为我们考虑。记得那年爸爸走了,您已经85岁高龄,我们不放心您一个人在家,大家轮流陪您吃饭睡觉,您觉得太拖累我们,你非要去福利院,我们不同意,而您说如果你们同意过完元宵你们送我去,如果不同意年前我自己坐三轮车去,我们实在拗不过您,只得依了您。我们每到周末就接您回来,您和我们开玩笑说:你们上班了,我也上班,你们休息我也回家休息。您的性格非常的随和,不管到哪里您都愿意和我们一起去,以至于这些年我们带您到了许多的地方:92岁高龄还去爬长城,一些老外看见您都对您竖起大拇指说OK95岁那年去世博会您一天还参观了8个馆,我们带着您去了很多的城市,带着您坐飞机、软卧、轮船、几乎所有的交通工具。您也会和我们一起去K歌,可以陪着我们到夜里12点,您总是精力充沛。 您总是说,您喜欢待在福利院,有许多的朋友,也很聊得来。周末回家就很好。如果您听我们劝,早几年回家住,如果您自私一点,不要为我们考虑的太多,您就不会在98岁那年摔倒,如果没摔倒,我想您现在还应该是谈笑风生,和家人在一起喝酒碰杯灿烂的笑,和我们唠叨着七姑姑八嫂嫂的八卦。但是没有如果。您处处都显示出大家闺秀的风范,爱整洁、爱干净,尽管后期您是那样的虚弱,但是只要您能自己能做一点力所能及的事,您还是尽量的自己做。您自己还有点力气擦脸时,您总是非常仔细的擦,耳后根、脖子一寸都不落下。 98岁摔倒到今年101岁离开我们,差不多三年,这三年来我们每天24小时不间断地陪着您,看着您摔成尾椎粉碎性骨折,一个月后又重新能站起来行走,几个月后又因为中风引起抽搐以致昏迷,然后又奇迹般的恢复,那时您还可以坐着轮椅去兜风。到今年的五月份再一次的抽搐昏迷,那时开始您就没办法离开家了,我们多想和以前一样,推着轮椅带您到东明湖公园、文峰广场等去沐浴阳光,带着你去超市、小店买您喜欢的零食,以至于到现在看见您喜欢吃得食品总情不自禁的想买,但您再也不吃了。三年来,多少次医院都通知我们做好准备,但您都顽强地活着,我们见证了您的顽强及配合我们坚持锻炼的意志,但每次的伤害都使您的体质一点点走向衰落。看着您一天天衰落的身体,看着您连翻个身都需要帮忙,以至于到最后您的诉求我们都没法理解时,那种揪心的痛到现在都无法平息。 妈妈,希望您在那边过的幸福,永远怀念您的女儿。  
 
上一篇:返回列表
下一篇:返回列表

评论查看网友评论,共有 条评论

内容: (2-250个字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