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现在的位置:首页 > 常山文学 > 散文

散文

扫 墓

文章来源:[!--befrom--]作者:周兴田发布时间:2017-01-05 23:00:21字体: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     岳父早与岳母仙逝,他老人家离开我们已足有三十多年了,哪时我的女儿才二岁左右。 前段时间,我的小舅打电话来,说要给父母亲扫墓,问我们要不要去?是我爱人接的电话并爽快地回答了他。 2016年12月下旬,我也上路到球川一起见见多年不见的岳父母。 来到墓地,见坟头上长了好多的杂草,小舅撸起袖子,爱人点上蜡烛,小舅母也抡起柴刀从坟头两边一阵地砍。 原来答应小舅坟头上的草由我负责清除,不想,浓密的杂草以及茎刺却让我望而生畏。 看着面前的三座土坟,我问起小舅,还有一座是谁的?他说是唐家太公的坟。噢,从坟碑刻字上了解到,岳父今年刚好一百岁,今天来扫墓的意义在与纪念先人,缅怀岳父母。 小舅与舅母一个小时连续清砍,原先长满杂草的坟都已被清除。爱人分给我三支香,吩咐我点上给两位大人叩拜,我的样子很奉诚,看着枭枭升起的烟雾,一下子让我想起以往的一些事。 我在球川变电所上班,有事没事就落在岳父家里吃玩并帮做些事。岳父中等个子,不善言谈,两手长满了老茧,笑起来倒蛮慈祥,与岳母很合得来,看他劳累的样子,我有时也会陪他喝两口,但没有两句话可说,就知道出工,偶尔带些吃的东西分给孩子们。岳父一辈子与土地打交道,知道只有勤奋才能让孩子们有书念有饭吃。谁不听话,喉咙会胀得很粗,两个女儿都有些怕他,时间一长,我觉得人很诚哦。 岳母呢,人本份老实,勤俭持家,缝缝补补,桨洗汰物是她每天的工作任务,稍比岳父会说话,对我很好。看见我来,就马上吩咐小舅子出门抓泥鳅。她烧得泥鳅今天仍可记得,可有味。我常在灶台上看她烧,只见她倒入菜籽油,把火烧得很旺,与是再将泥鳅放入锅中一阵翻扁,煎炒,又将青辣椒混炒在一起,然再倒些黄酒抓些生姜撒些盐充入酱油等佐料,等到泥鳅入味时,只听哗的一声,一臼水下锅,盖上,当水沸腾时又放些许葱花,一碗香喷喷的泥鳅炒青椒在她的手上就这样给做成了。 有时岳母没有东西可招待我,就会想办法炒些南瓜籽。只见她进入厨房里,不一会儿,就在你面前把围裙一掀,哗的一声,将刚炒熟的瓜籽全部倒在了桌子上,此举还挺让人心里暖呼呼滴。 记得过年时,我每天都会赖在岳母家里吃贡面,是一种用面粉做成的丝面,很好吃,要从初一赖吃到元宵呢。外孙女来了,则更加喜欢她,变成花样给零食吃,我怕女儿外婆惹坏了她,就会上去拦一下。但她就会两眼白我一下,抱起我的女儿就说:“不给外孙女吃哪给谁吃?”噎得我话都说不出来,这些我都记着呢。 平时,岳母帮衬着岳父,养了四个儿子和两个女儿,每天天还不见亮,岳父就和其它老农一样拿着工具到他“习武”处认真地做起“功课”来。岳母则生火做饭,洗衣带孩子。他(她)们一天一天起早贪黑,粗茶淡饭,直至把六个孩子一个个扶养成人。原想等他们长大就可以颐养天年,岳父却由于营养跟不上,又劳累过度,突然有一天挑粪时,瘫倒在地上就起不来了,昨天还好好的,今天却?在七十五岁哪年离开了岳母和孩子们。 哪天快要临死时,我做在岳父的床上,让他老人家当靠背,直至几个儿子儿媳赶来时,他才咽下了气。 做个普通的农民其实也很不简单。岳父一生勤耕不息,与岳母相依为命,含辛茹苦,披星戴月,把家打造成安乐窝,也很温馨,终年没有听到他(她)争吵,没有埋怨,没有欠债,更没有与邻居打闹,和和气气过日子。 岳父与岳母合墓葬在一起,他们生前恩恩爱爱,和和睦睦,死后更应葬活在一块地方。 我随手拿过竹子将墓前的一些杂七杂八一并清扫,还用脚踢开炸烂了的炮皮子,送上鲜花,烧上纸钱,点上火炮,一阵地砰砰砰声。过后静下来,然后又在坟头上用砖押上草纸,让岳父母相互静静地喝酒,吃菜,不要打扰它,也让他(她们)保佑我们儿孙茁壮成长,避灾避邪!! 小舅小舅母,我和爱人四个人一起又来到相邻太公的坟上,敬上鲜花奉上酒肉,叩拜先人。 再见了,一生幸劳的两位老人,明年清明时节,当杂草又长在您老的坟上时,我们一定会再来清砍的,让您们不再让杂草来搔扰,在世一生操劳,过世不就图个清闲吧。 吃土用土,死了还土。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国网供电退休员工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周兴田  2017年元旦
 
上一篇:挑战江郎山
下一篇:返回列表

评论查看网友评论,共有 条评论

内容: (2-250个字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