(终章)丨惊心动魄42小时:衢州军警民围歼持枪暴徒纪实

2016-01-21 14:58:46 稿源: 作者:
字号:TT
欢迎你访问常山信息网,常山信息网努力做好小城市大网站!
[报料热线] 05708827998 [广告热线] 05708827998
前情提要:1983年12月31日晚7时许,南昌市委大院发生一起盗枪杀人事件,四名暴徒从南昌郊县的向塘火车站,搭乘长沙至上海的108次直快潜入衢州…
“惊心动魄42小时:衢州军警民围歼持枪暴徒纪实(上)”
“惊心动魄42小时:衢州军警民围歼持枪暴徒纪实(中)”

 
渡口惊魂
1984年元旦,凌晨3时30分  航埠彭村渡口

车站偷袭不成,暴徒们慌不择路的逃到了常山港边。大雾笼罩下的江面,白茫茫一片,岸边不见片只船影。“往下游走,看看能不能找到船。”暴徒们深一脚浅一脚的沿江下行。
凌晨三点半,彭村渡口。
正在小船内沉睡的航埠村二十六岁的船工陈发元,突然被“嘭嘭嘭”剧烈的震动声惊醒。
四个暴徒跳进小船,一把掀开陈发元被子,没等陈发元回过神来,四支黑洞洞枪口已顶在了他的脑袋上。
  “你们是啥里侬?”大脑“嗡”的一下,陈发元吓出了一道冷汗。
  “公安局的。”
“公安局的?”望着眼前四个凶神恶煞般的“警察”,陈发元心里直犯嘀咕。
“渡我们过江执行任务。”两名暴徒一左一右的用枪顶着陈发元。
惊魂未定的陈发元,身穿单衣单裤,巍颤颤的拔出插在船头的竹篙,戳向江底的卵石。
小船缓缓离岸。
“下去推船。”暴徒举着枪强迫陈发元下水。
暴徒过河用的渡船未标题-2副本.jpg
冬天的江水,寒冷刺骨。踩在坚硬的乱石上,每走一步就会有一股钻心的刺痛。冰冷的江水漫过膝盖,漫过大腿,陈发元轻推着渡船慢慢到了江心,身子开始摇晃,脚下趔趄。
“这几个肯定不是好人。”船到对岸,陈发元正想撑船回头报告情况。不料,暴徒不肯放过他,又胁迫他带路。
“带你们去哪?”陈发元光着脚,湿漉漉的单裤滴着水珠,浑身上下不停的颤抖。
  “带我们出衢州。”
  “我要穿双鞋。”
“不行!”暴徒用枪戳着陈发元后背,陈发元不禁踉跄几步。
从对话中,陈发元知道了身后这几个人是背着好几条人命的凶犯。
“摊上大事了,这如何是好?”陈发元一边走,一边寻思着。
“对!找瑞昌商量商量。”比陈发元大七岁的郑瑞昌,是他最“铁”的哥们。平时遇上拿不定的事,他总会找郑瑞昌帮忙出个主意。
血色黎明
1984年元旦,凌晨5时 河东乡孙家桥头

陈发元被暴徒押着来到邻近的曹门村,叫开了郑瑞昌家的门。
暴徒强行进了土屋:“我们是公安局来抓逃犯的,不准讲话。”暴徒用枪顶住被惊醒了的郑瑞昌的妻子和二个女儿。两个年幼的孩子,瞪着惊恐的双眼,躲在妈妈的身后,两只小手死命的拽住母亲的衣角。
熊南平冲进内屋,不由分说的开始翻箱倒柜,找出衣裤鞋子换上。
“走,给我们带路。”暴徒用冲锋枪牢牢顶着郑瑞昌的后脑勺。
“我去去就回,你把两个孩子带好。”郑瑞昌出门时留给妻子一句话,趁机给陈发元递了一个眼色,陈发元心领神会,对!转圈子,拖牢这些家伙,只要拖到天亮就好办了。
谁料,这竟成了郑瑞昌与妻女的诀别。
走在最前头的郑瑞昌感到背后有枪口顶着,回头冷冷地说:“你们用枪逼我有啥用?抓逃犯,应该去找派出所。” “别罗嗦,就是要你带路。”
“只要你们给我们带出去,每人一千块钞票。”
“我们自个做做够吃够用,不要钞票。” “别磨蹭,赶快走。”
“天黑路滑,走不快。”郑瑞昌顺着狭窄的田塍路,由东拐西,再由南向北,转了一圈又一圈,暴徒在茫茫雾色中毫无觉察。个把钟头过去了,才走出四华里。
到了孙家桥头的公路上。四暴徒驻步窥望四周,突然发觉“被耍了”,顿时恼羞成怒,气急败坏的用军刺对着郑瑞昌胸口狠命的刺。
“天快亮了,你们逃不出去了。”郑瑞昌捂着胸口缓缓倒下。
暴徒把郑瑞昌的尸体推到了桥下。
“你们这些坏蛋,不得好死!”陈发元怒视着暴徒。
丧心病狂的暴徒用刺刀猛地朝陈发元后脑刺去,右耳倒挂了下来,陈发元猛一转头,暴徒又刺向他的下腭,刀尖捅穿左脸颊,前排的上下牙脱落了,陈发元顿时昏死倒地,暴徒仍不罢休,继用枪拖猛击他的头部……鲜血染红了溪水。
夜色渐渐褪去,眼看天就快亮了。郑瑞昌的妻子再也躺不住了,一种不祥的预感袭上心头。她急忙披上棉袄,奔向河东乡政府报案。

“自投罗网”
1984年元旦,凌晨5点30分 沟溪乡桥头饮食店

四暴徒犹如丧家之犬,顺着公路窜到与常山县接壤的沟溪村。敲响了桥头的一爿个体饮食店的门。
沟溪饮食店原址未标题-2.jpg
“咚、咚、咚”一阵急促的敲门声惊醒了熟睡的徐洪南。
“谁呀?”21岁的看店伙计徐洪南不紧不慢的穿好衣服,睡眼朦胧的拉开门闩。
店门刚开了一条缝,突然从外面伸进四支冷冰冰的枪口。徐洪南透过门缝朝外一看,瞳孔在瞬间放大。
“我们是公安局的。”四个浑身沾满血水污泥的暴徒闯入店内,贼头贼脑的四处搜寻了一番。
“有吃的没有?”
  “有。”
“快烧来。”暴徒用枪狠狠顶了一下徐洪南脊背骨。
“哦”徐洪南点燃柴灶,拿出现成的三碗面条、九只包子烧了起来。
徐洪南性格蔫蔫的,平时不爱说话,用当地的土话说,是个“八竿子打不出屁”的主。
四暴徒紧张朝外四处张望,见外面没有动静,就揭开刚冒热气的蒸笼盖,抓起包子就往嘴里塞。“呼啦、呼啦”一阵狼吞虎咽,三下两下的碗里就见了底。
“你老实点,我们可是连警察都敢杀的哦。”
徐洪南木然的点点头。
“这是什么地方?”
“沟溪。”
  “有银行吗?”
“那里。”徐洪南指着桥对面。
暴徒拿出二十元钱试探徐洪南,徐洪南面无表情的收了下来。
老实巴交的徐洪南,让暴徒紧绷的神经彻底的松了下来。
“把火盆生起来。”暴徒剥掉了徐洪南的棉袄,两边夹着他坐在矮凳上烤着衣服裤子,屋里弥漫着一股血腥味。
这时,已经两天三夜没有合眼的暴徒们,哈欠连连,昏昏欲睡。
“老四,你在这里盯着,我们先去睡一会儿。”说完三人就进了里屋。不一会儿,便鼾声四起。
听着里屋“呼呼呼”的鼾声,坐在外面的马传春,脑子一下子“短路”了,眼皮怎么也不听使唤。
“你在门外贴张停业告示,锁上门,晚上六点来钟再来开门。”马传春对着缩卷在一边的徐洪南忽悠道 “事后给你五千块。不,一万块。”
自以为得计的马传春,到死也想不明白,自己会栽在这个蔫不拉几的“闷葫芦”手上。
“咔嚓”一声,徐洪南锁上了门,又在店门口转了两圈。见旁边乡卫生院门口围着好多人,一看原来是受伤的船工陈发元被送到了卫生院。
看见有几个民警从桥的另一头远远走过来,徐洪南赶紧迎了上去。
  民警拿出暴徒的照片让徐洪南辨认,“对,就是这四个人。”……
未标题-3.jpg
(徐洪南)
在后来的庆功会上,荣立一等功的徐洪南,被请上了主席台就坐。这是他一生中最荣耀的时刻。时至今日,几近失聪的徐洪南谈起这事仍然一脸自豪。

插翅难逃
1984年元旦,元旦凌晨7时 沟溪乡政府

张秀夫一行离开机场后,驱车直接来到了市公安局,听取案情汇报。
时针悄悄地指向凌晨4时。
  “请接王芳书记办公室。”
事急从权。听完案情汇报,张秀夫拿起电话,拨通了省委值班室总机。
一夜没有合眼的省委书记王芳,密切关注着衢州这边案情的进展。接到张秀夫案情的报告后,他立即指示工作人员联系驻浙某集团军,请部队调兵赶赴衢州。
“尽早、尽快,务必全歼。”根据省委王芳书记的指示,张秀夫决定立即前往航埠,现场指挥围捕战斗。他对在场的人员进行分工,衢州市委副书记、政法委书记朱贤杰等人坐镇市局指挥中心,保持与省厅和部队的联络,负责参战人员的后勤保障等。
确定暴徒的藏身之处后,前线指挥部移至沟溪乡政府。
天亮时分,驻衢空军部队和武警二支队的官兵,从常山方向自西向东包抄;驻金华某师的300多名全副武装的官兵,分乘10余辆军车,撕开浓浓的晨雾,从石粱方向合围;驻江西的解放军某部,也由玉山方向赶来驰援……
此时,解放军、武警、公安干警、民兵等二千多人,已将河东、沟溪与常山交界的10平方公里内围得水泄不通。
四名暴徒被包围在军、警、民筑成的铜墙中,真是插翅难逃了!
“那天早晨,我开门一看,外面是望不到头的军车,屋前屋后的菜地里,站满荷枪实弹的解放军官兵。这场面只有在电影里看见过。”76岁的陈良福老人回忆起当年的情形时这样说。

终结罪恶
1984年元旦,白天 沟溪乡政府

一场围歼持枪暴徒的战斗打响了!
四处都是一双双警惕的眼睛,一支支瞄准的枪口。
前线指挥部首长决定,按原定方案,先用政治攻势。
“里面的人听着,你们被包围了,赶快放下武器投降……”暴徒听到鸣枪喊话声,方知已被重围,插翅难逃了。
“跟他们拼了。”“哒、哒、哒”困兽犹斗的暴徒端起冲锋枪对着沟溪乡卫生院猛射。
暴徒拒不投降,政治攻势没有奏效。
“用催泪瓦斯。”指挥部准备启动第二套方案。
但从现场的情况来看,暴徒藏身的地方,正面对着大桥,后面紧挨着民房,东邻乡卫生院,西面是一口小水塘,三面都处在冲锋枪的射程内。
而暴徒手中的“56式”冲锋枪,每分钟可扫射90—100发子弹,杀伤力极大。为了避免不必要的人员伤亡,指挥部放弃了第二套方案。
“哒、哒、哒”军警加大火力猛攻,暴徒们抓起屋内的油毡、棉被堵塞窗口,负隅顽抗。
时间,一分一分的过去。
  “用炮打!”中午1时,指挥部下达最后命令。
埋伏在西侧水塘边的武警二支队机炮中队的官兵迅速的投入了战斗。班长冷言平,屏住呼吸将炮弹填入炮筒。“轰隆”随着一声巨响,炮弹准确地落在小店西面墙上,将土墙掀开了一个大洞。接着,又有四发炮弹穿过墙洞落在了小店内。
顿时,机枪、冲锋枪子弹暴雨般的泻进店内。
顷刻间,屋内枪声嗄然中止。
硝烟散尽。解放军、武警战士一齐冲进店内,在断垣残壁中,翻出了四具暴徒的尸体
在清理现场时,市局的民警收缴了二支“五六式”冲锋枪、四支“五四式”手枪和两百多发子弹。从熊南平的身上搜出了四张去温州的汽车票和一份戳着血指印的“投敌书”。
  “报告刘部长,4名暴徒已被全歼,我无一伤亡。”张秀夫疲惫的脸上挂着一丝微笑。
  “好!好!好!秀夫同志,请代表我向全体参战的解放军、武警官兵,公安干警和民兵同志们表示感谢,并致以亲切的慰问。”数千里之外传来的喜讯,让公安部长刘复之如释重负。
“干得漂亮!”捷报传来,省委书记王芳更是拍案开怀,欣喜不已。
现场搜出的“投敌书”未标题-4.jpg
暴徒被歼灭了!现场响起一片欢呼声,村民们从四面八方涌向沟溪桥头。
突然,令人震惊的一幕出现了:天空豁然开朗,太阳挤出厚厚的云层,露出了久违的笑靥。
当地的老人们说,那是菩萨显灵。

后记
1984年1月,浙江省人民政府批准杨国宪、周进才为革命烈士,同年4月,公安部追授杨国宪、周进才为全国公安系统二级英模。
周友根也被公安部授予全国公安系统二级英模称号,1987年底,当选七届全国人大代表。
衢州市公安局荣记集体一等功,受到公安部通令表彰,并奖励北京吉普车一辆。
(本文部分情节参考了裴永进《我第一次坐军用飞机》、于杏生《鲜血染红的奖章》一文,在此谨表谢意!)

供稿:衢州广播电视报 记者  刘剑
如需转载,请注明:来源于衢州广电传媒

微信公众号:常山信息网,欢迎关注

相关新闻

    无相关信息
编辑:
分享到:
用户名 密码: 匿名发表
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观点,与常山信息网无关。发言最多为1000字符(每个汉字相当于两个字符)